多地通知拆除人臉識別,人工智能行業要剎車?

有人在大批量購置“黑科技”刷臉機,有人卻在拆除人臉識別系統。

就在前幾天,南京多家售樓處的人臉識別系統面臨拆除,這源于南京住房保障與房產局通過的一則內部文件通知,致力整改當地房地產商收集購房人個人信息的現狀。

就在前后腳,天津在12月1日通過《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傳達出當地相關企事業單位、行業協會、商會等被限制采集人臉、指紋、聲音等生物識別信息的信號。

近期,我們看到各地紛紛推出關于人臉識別的規范,受到質疑的不僅僅是售樓處,而是各行各業人臉識別被濫用的情況。

當下,AI技術落地的廣度和深度在拓展,同時AI技術的陰影面——數據隱私問題也暴露出來,令產業不得不擔憂。就在過去的一個月,央視《新聞1+1》已經連續三次報道信息泄露和人臉識別濫用相關新聞。人們擔憂很直接,最基本的問題是,“為什么你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的信息采集了?”

作為人工智能領域的落地標桿技術,人臉識別引發了什么樣的爭議?在民潮涌動、媒體關注、地方紛紛采取規范舉措背后,行業面臨什么樣的考驗?在政策、技術層面又有哪些解法?我們來看看這些集中出現事件背后的深層邏輯。

戴頭盔看房引爭議

售樓部人臉識別系統拆不拆?

一位知名房地產商的市場營銷人員告訴我們,公司正打算在售樓部推人臉識別,但現在看來可能要擱置了。

近年來,一些地產售樓部開始試用人臉識別技術來進行客戶比對,以防止“飛單”。簡單來說,凡是渠道帶過來的客戶,開發商都會通過人臉識別攝像頭進行人臉比對,如果發現這個客戶之前主動到訪過,則會判定中介帶看無效,不付傭金,能很好地防止“飛單”。采用這一技術,有的售樓部每年甚至直接節省千萬元傭金。

但這卻為一些看房者造成了困擾。11月中旬,濟南一人戴頭盔看房防人臉信息采集的視頻引起輿論的喧然大波,宣稱“被售樓處人臉識別拍到,買房要多花30萬”。雖然有些行為藝術的意思,但也反映了人們對這樣不明不白地人臉信息被采集的行為的不滿。

南京對售樓處人臉識別系統拆除的通知,為房地產人臉識別技術應用釋放出新的信號。我們得知,南京市房管部門在11月27日啟動了對全市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的售樓處進行檢查,南京本地的部分開發企業在過去兩天陸續接到相關部門的通知,要求拆除人臉識別系統。

南京市住房保障與房產局給出了官方回應指出,為加強住房消費者權益和個人信息保護,規范和凈化南京市房地產市場環境,對購房人身份識別,收集、使用購房人個人信息應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南京市要求商品房銷售現場禁止使用人臉識別系統。

地方行業已經開始關注解決人臉識別技術的濫用問題,獲得一片叫好。有人大呼“早該下架了”、“支持拆除人臉識別”,同時也有聲音指出“正常的安防監控沒意見”、“人臉識別系統沒問題,希望只用在公檢法司”。

02.

人臉識別進入各行各業

人臉信息濫用引擔憂

當下,除了房地產商,包括商場、餐館、美容院、動物園等許多商業機構及學校、養老院、車站等公共服務場所都在探索人臉識別技術的使用。

▲某商場用于智能營銷的人臉識別系統頁面

以商場營銷為例,以人臉為特征的識別已經貫穿到注冊、到店、跟蹤、管理的會員運營全流程。

▲某人臉識別會員運營系統的主要步驟

人臉識別技術被廣泛應用的同時,部分地區、行業對技術的濫用、強制使用也引起了一些群眾的不滿,訴諸法律。

以“人臉識別第一案”郭兵投訴杭州野生動物園人臉識別一案為例,2019年4月,原告郭兵在購買了野生動物世界年卡后,多次被告知要求激活人臉識別系統,否則將無法正常入園。多次溝通無果后,郭兵將該動物園告上法庭。

2020年11月20日,郭兵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案一審宣判。野生動物世界賠償郭兵合同利益損失及交通費共計1038元,刪除郭兵辦理指紋年卡時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內的面部特征信息。許多人對這一案件的審理結果并不滿意,當事人也表示自己將繼續上訴。

杭州野生動物園這類案件之所以廣受關注,一方面體現了人們對知情權、選擇權的意識,另一方面則是對人臉信息會去向哪、為誰所用等問題的深刻擔憂。

在關于企業使用人臉信息采集的一組街訪中,受訪者表達了擔憂“不能保證開發商安全保護人的人臉信息”、“相比于個人信息安全,不在乎這個便利”。其實民眾的訴求很簡單,并不是反對人臉識別,只是要把使用的權益講清楚。

畢竟人臉只有一張,不像手機號、密碼那樣可以修改,也不像指紋那樣需要主動操作,而是本身公開外露,在無感的情況下就能被采集;另外,照片、視頻、偽造3D頭套等有時都能被識別,也增加了人臉識別應用的不可控性。人臉信息一旦落入不法分子之手,后果不堪設想。

03

地方、中央法律法規在路上

隨著人臉識別技術的濫用受到關注,我們也看到各地不約而同地采取措施。除了前面提到的南京房管部門通知拆除人臉識別系統的通知,還有多地正在制定法律法規。

最近進入人們視野的是12月1日,天津市推出的《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這一條例并不是數據隱私方面的專門法規,卻傳出了關于生物識別信息隱私的重要信號。條例第十六條規定,市場信用信息提供單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生物識別信息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采集的其他個人信息。

也就是說,相關的企事業單位、行業協會、商會等在未經本人同意并約定權益的情況下,禁止采集人臉、指紋、聲音等生物識別信息,這樣的意識引起許多民眾的認同。

其實除了南京、天津,其它許多城市在近期也采取了類似措施。比如繼南京之后,徐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也向部分新開樓盤和續銷樓盤項目發出口頭通知,要求售樓處不得使用“人臉識別”系統;審議中的《杭州市物業管理條例(修訂草案)》規定,物業服務人不得強制業主通過指紋、人臉識別等生物信息方式使用共用設施設備……

追溯我國法律法規對人臉識別技術的規范,在2020年5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的,將在2020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簡稱《民法典》)就已經定調。

《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五條規定,處理生物識別信息等自然人的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原則,不得過度處理,并符合下列條件:

(一)征得該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但是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二)公開處理信息的規則;

(三)明示處理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

(四)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

除了《民法典》,2020年10月1日開始實施的《信息安全技術個人信息安全規范》也明確提出:收集個人生物識別信息前,應單獨向個人信息主體告知收集、使用個人生物識別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以及存儲時間等規則,并征得個人信息主體的明示同意。

2020年10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征求意見稿發布,強調只有具有特定的目的和充分的必要性,方可處理敏感個人信息。

可以看到,中央其實此前就在法律層面對個人生物識別信息的處理進行了指示,尤其是新中國唯一被冠以“法典”名稱的社會基本法《民法典》對此早已做出明確規定。但法律普及是一個過程,還有很多企業、公民、地方機關對于生物識別信息安全的意識并不充分。

而當下隨著人臉識別技術濫用被推上風口浪尖,各地推出的規范措施更多是對已有法律原則的強調和落實。也就是說,許多困擾人們的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難題已經有解答。

舉個例子,許多商家在自己在店鋪中立一個牌子,寫到“本店在使用人臉識別”就可以放心大膽地采集人臉信息了。對此,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信安中心測評實驗室副主任何延哲指出,這是敷衍了事的典型做法,并不合法合規。

何延哲解釋到:“以為告知就合法,不僅有告知還有選擇權、刪除權,你的人臉被收走之后,我不買這個樓房,信息怎么處理?什么時候刪除?他以為那個牌子可以,反而證明做法已經合規了,因為這個牌子沒有把很多的權利講清楚,只講了有攝像頭這個事?!?/p>

04.

保護人臉隱私安全,技術能做什么?

法律法規是人臉信息的一道保險鎖,數據安全技術是另一道保險杠。

即使企業在尊重公民知情權、選擇權的情況下合法合規采集人臉特征,就定能保證人臉信息安全嗎?答案是否定的。

令人們擔憂的還有,企業刷臉系統技術過不過關。具體來說,即使企業承諾妥善處理用戶人臉數據,但企業的人臉識別系統技術是否足夠安全?2020年2月27日,美國擁有超30億人臉數據的創企Clearview AI被黑使整個客戶名單被盜的事件仍令人毛骨悚然,而這一信息泄露情況在全球范圍內并不少見。(《》)

慧盾安全研發負責人呂明說,類似人臉信息泄露的安全事故已經比較普遍?!皯脼橄取钡乃悸酚蓙硪丫?,但生物信息是難以改變的,一旦泄露,引起的隱患遠大于過去的身份證號、手機號,因此需要從技術層面加強安全保護,做到“應用、安全并重”。

那么如何從技術層面保障人臉信息的安全?

呂明告訴我們說,這和具體的系統組成有關。從云管端的邏輯來說,如果人臉比對數據在閘機、小區入口等終端,就需要圍繞分散的防護點把數據保護起來,使業主、使用單位等各方即使將數據導出也沒法使用。如果人臉比對數據放在云端,則比較方便做數據的集中保護,但數據的流動性更大,更易受到內外黑客入侵攻擊和合法人員非法使用。

總的來說,就是需要圍繞關注的數據流動過程的各個薄弱環節做防護。

但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房地產、零售商等企業天然加固安全措施的意愿并不強,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一位業內人士稱,企業用戶需要方案滿足安全的同時易用性高、性價比高,但放眼看來這樣的方案還很少看到。不過,一些前沿的網絡安全企業已經在關注企業級市場,另一方面,相關部門也在與行業聯合制定相關行業標準,規范人臉識別技術市場。

結語:AI落地潮中,人臉隱私推到風口浪尖

作為人工智能領域機器視覺技術落地的主要載體,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潮已經涌向了人們生產生活的眾多領域。在這種背景下,人們對人臉等生物識別特征的隱私安全意識也越來越強。

不論是民眾的個體反應、媒體關注還是地方政府的措施,都讓我們感到人臉隱私已經被推到風口浪尖。這些社會的現象和反饋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代表了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面臨的三要素之一——數據從哪來、到哪去的核心問題。

針對這一關鍵問題,我們從國家機關此前推出的相關法律條文看到,相關法制法規已經早有準備,而在技術層面也已有完備的生物識別信息安全技術。下一步,則需要相關部門、企業、民眾共同加強生物識別信息保護意識,在把握底線的條件下促進人工智能行業穩健成長?!矩熑尉庉?李小可】

來源:智東西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多地通知拆除人臉識別,人工智能行業要剎車?
東莞城管回應“公廁取紙靠人臉識別”:已協調終止使用
創新型產業集群建設提速 多地加快布局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產業
張亞勤:不太完全認同算力比算法更重要的觀點

精彩評論

?